对于今年以来的公募基金发行市场来说,“爆款基金”是绕不开的一个话题。

短短一周时间,又有易方达创新成长、汇添富稳健收益、嘉实远见精选两年持有期等基金首日募集规模超过100亿元,跻身爆款基金队列。

其筛选方法是招行汇集行业中的资深基金研究员、优秀评级机构分析师、经验丰富的基金产品经理,考察基金的历史业绩、所属公司规模及投研能力,跟踪基金经理的最新动向,配合市场分析,从几百只基金中挑出最具潜质的基金品种。

事实上,虽然今年以来权益基金热潮不退,但仍有不少中小基金公司在这场热潮中缺席。

事实上,招行一直是广为人知的强销售能力渠道,不少基金公司为了进入招行渠道“挤破头”。

上交所要求公司核实除一村资本和昆山威村外,控股股东是否与其他非公开发行的认购方签订《收益保障协议》,补充披露控股股东与相关方签订的《收益保障协议》的具体内容,并核实相关事项是否按规定履行了信息披露义务,公司前期相关信息披露是否存在重大遗漏。

“因为业绩不好而失去优质渠道合作机会,是竞争下一些基金公司的生存状态。” 7月23日,北京某公募基金渠道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从这26只百亿级别基金的管理公司来看,共涉及14家管理公司。

“复盘来看,很多爆款基金都是由历史业绩优异的基金经理管理的,公募优秀的基金经理占比较小,于是这些基金经理就成为了资金争相追逐的对象,就形成了爆款基金。”某知名三方机构分析师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不仅排在今年以来全部主动权益基金发行规模的倒数,相比前海开源基金在今年2月份发行的前海开源稳健增长三年,该基金的发行份额也缩水了超过90%。

“类似招行的五星之选,选择的门槛就比较高。”前述基金销售人士表示。

8月19日,锦泓集团对上述股份冻结一事及上交所问询函做了进一步的回应。

“比如基金公司的公司治理、经营管理、舆情信息等方面,包括股权结构稳定性、公司管理规模情况等等;而基金经理能力是影响产品未来业绩的重要因素,我们对基金经理评价关注点主要是其超额收益获取能力,会结合历史业绩定量分析和基金经理定性访谈进行综合评估。通过对基金公司、基金经理的综合评判,来持续严选最优质的产品。”该人士表示。

“渠道方面对爆款基金的助推作用也不容忽视,银行如果倾力即使城商行也会达到不错的销售成绩。”华南一家公募基金人士表示。

目前,控股股东王致勤和宋艳俊分别持有公司26.81%和20.93%的股份,二人所持股份已全部被冻结。请公司向控股股东核实截至目前股权冻结事项的进展情况,是否可能对公司控制权稳定性产生影响。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据Wind数据梳理,今年以来截至7月23日,共有13只主动权益基金的合并发行份额超过100亿份。

同时,公告还表示,控股股东所持有的公司股份被司法冻结和相关仲裁事项不会对公司的生产经营业务和利润产生重大影响,不会对公司控制权产生影响。控股股东不存在非经营性资金占用、违规担保等侵害上市公司利益的情形。

“我们对于基金的筛选非常严格,目标是选出历史业绩优异、投资逻辑清晰、投研平台强大、未来大概率业绩可持续的优质产品。具体在选择上,主要考虑基金公司和基金经理两个因素。”某上市银行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对于控股股东王致勤和宋艳俊股份被冻结的原因?公司在进展公告中称,2018年,控股股东王致勤和宋艳俊为了帮助公司顺利推进非公开发行股票项目,无偿以个人名义分别与一村资本、昆山威村签署了《收益保障协议》。现因合同纠纷,一村资本和昆山威村分别向上海仲裁委员会提出申请,要求控股股东支付补偿款等并申请财产保全,冻结了控股股东持有的公司股份。

事实上,从当前数据来看,一些绩差基金经理正在被渠道“抛弃”。

另一方面,从基金公司角度来说,也有九泰基金、国寿安保基金、国金基金等多家中小基金公司今年以来未有发行规模超过5亿元的主动权益基金,此外还有东吴基金、中庚基金、金元顺安基金、北信瑞丰基金等十余家基金公司今年以来尚未发行主动权益产品。

其中托管行为招商银行的基金数量最多,为7只,其次则是工商银行和建设银行(6.270, 0.00, 0.00%),分别有5只以及4只基金。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发现,截至7月22日的近一年回报在普通股票型基金中表现最差的前海开源股息率50强,该基金近一年亏损5.93%,基金经理为史程。而由史程担任基金经理的今年3月份发行的新基金前海开源新兴产业,该基金最终合并发行份额仅为2.31亿份。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发现,今年以来截至7月23日,还有东吴基金、中庚基金、金元顺安基金、北信瑞丰基金等十余家基金公司,尚未发行任何主动权益类基金。

8月17日,锦泓集团公告称,公司获悉控股股东王致勤和宋艳俊所持有公司100%股份被司法冻结和轮候冻结。其中,王致勤被冻结数量6765.942万股,宋艳俊被冻结数量5282.592万股,占公司总股本比例分别为26.81%和20.93%。

相比知名渠道旗下托管基金的“星光熠熠”,更多中小基金公司则在竞争中落后。

考虑到多只基金设置了募集规模上限,按照确认比例计算,还有13只基金的募集规模超过百亿。

资料显示,五星之选是招商银行为客户提供的基金服务体系,包括专家团队、基金优选、基金配置、基金学苑、基金资讯服务。

按照渠道方面的说法,历史业绩、投研能力、基金经理等都是纳入标准的重要衡量因素。

前述三方机构人士表示,“我们现在以基金组合形式推产品,在选择的时候就会在对收益率有一定预期的要求下,控制回撤,在一定的目标下挑选标的并及时调仓。”

“并不好谈。”一位公募基金渠道业务人士在谈及与招行的合作时坦言。

公司说明,前述非公开发行方案中是否存在其他应披露而未披露的事项,是否涉及上市公司的其他利益安排,并评估相关事项对公司自身利益及生产经营可能产生的影响。

涉及汇添富、交银施罗德、易方达基金、鹏华基金、嘉实基金、南方基金、工银瑞信基金、广发基金、华安基金、平安基金、睿远基金、万家基金、中银基金、兴证全球基金等。

从当前公募基金发行情况来看,“爆款基金”的分布较为集中。

数据的另一面,爆款基金持续不断,市场挤压之下,绩差公司的销售处境也更加艰难。

“其实对银行来说,在展现销售能力卖得基金越多的同时,基金如果亏损的话,后续的麻烦也会越大,所以我们在筛选的时候也是集中选优的。”该人士表示。

随后,锦泓集团控股股东王致勤和宋艳俊股份被冻结一事引起上交所关注,并下发问询函。

“基金销售上银行依旧强势,一些知名银行的合作并不好谈,标准也会比较高,业绩不好不会合作。” 其指出。

华东某商业银行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我们和招商银行的做法类似,是打分准入制度,根据总行基金评审委员会的决议,动态调整五星池产品,包括权益类、固收类。”

公告称,现因合同纠纷,一村资本和昆山威村分别向上海仲裁委员会提出申请,要求控股股东支付补偿款、违约金、仲裁费、保全费、律师费等费用788.69万元和2365.08万元。一村资本和昆山威村同时申请了财产保全,由此冻结了控股股东所持有的公司股份合计120,485,340股。目前,控股股东正在依法应对中。

“银行是新发基金的主力渠道,特别是工行和招行。”华南某三方基金销售平台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这26只百亿级爆款基金中,托管行来自招行的就有明星基金公司睿远基金旗下的睿远均衡价值、易方达基金旗下由明星基金经理张坤管理的易方达优质企业三年持有,以及2019年收益排名前十的基金经理郭斐管理的交银创新领航。

Categories: 秦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