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4月27日电 据香港文汇网报道,香港建制派立法会议员27日发出联署信,指近期警方侦破的暴力案件大多与青少年有关,令他们感到错愕和痛心。他们对美化和纵容暴力的反对派议员,予以最严厉的谴责。

建制派议员表示,青少年本应在学校读书,充实自己,开拓人生。但现时在别有用心人士的煽动和纵容下,青少年黑白不分,参与暴力,前程尽毁。建制派议员批评反对派破坏法治根基,荼毒青少年,加快“揽炒”,证据确凿,不容抵赖,难辞其咎。

专家学者们认为,美国部分人的荒唐言行既不利于本国疫情防控,也与当前国际抗疫合作背道而驰,他们应立刻停止叫嚣对中国的“追责”“索赔”。国际社会只有同仇敌忾、团结协作,才能早日战胜疫情。

英国皇家国际问题研究所主席吉姆·奥尼尔在瑞士《财政经济报》网站撰文指出,思考今天这场公共卫生和经济灾难的国际对策时,人们自然会想起2008年的国际金融危机。那场危机始于美国的房地产泡沫。此后几乎没有人将这场极具破坏性的危机归罪于美国,尽管危机造成的伤疤仍清晰可见。

日本“继承和发展村山谈话会”理事长藤田高景高度评价中国在抗疫中的坚强领导力和积极有效的防控措施,指出中国不仅有效控制了疫情发展,还快速将经验知识传授给世界各国,并提供医疗援助和物资。他认为,导致美国新冠病毒感染和死亡人数升至全球第一的根本原因在于美国自身的怠慢和疏忽大意。美方一些人有意通过攻击中国以掩盖自身责任。

美国艾奥瓦州前众议员格雷格·丘萨克说,在经历初期的摸索后,中国政府采取迅速而适当的措施有力控制住了疫情。一些美国政客的言论是为了掩盖政府的无能。

俄罗斯国家杜马(议会下院)国际事务委员会主席斯卢茨基说,面对共同威胁,所有国家都应团结起来,而不是指责他人。

新民党立法会议员叶刘淑仪批评,有教师和补习社编制教材贬损国家,挑起仇恨,令青少年对社会不满,必须严肃处理。

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教授郑永年说,国际社会是主权国家的社会,任何个人、社会团体或地方政府不可以起诉一个主权国家。所谓的对华“索赔”荒唐至极。

藤田高景指出,在全球范围内应对新冠病毒需要各国共同努力。然而,美国政府一些没有常识的利己主义举动超出想象,完全背离了正确抗疫方向。

新加坡《联合早报》副总编辑韩咏红撰文指出,从法律层面说,美国1976年出台的《外国主权豁免法》让外国政府在美国享有广泛的法律豁免权,因此针对中国政府的诉讼很难取得实效。

专家学者们认为,“追责”“索赔”之说,既无事实基础又无法律依据,更没有国际先例。如果要说追责、索赔,美国这些年来的很多行为对不少国家造成了巨大伤害,美国应该做出的赔偿将是天价。

法国共产党全国执行委员会委员莉迪娅·萨马巴克斯表示,她坚决反对任何对中国污名化的言行,这些言行目的是通过“抹黑”中国来掩饰美国自身的问题。

萨马巴克斯表示,国际社会的当务之急是团结起来,将保护民众生命安全作为首要任务,积极开展广泛合作,制定有效政策,共同努力遏制疫情在全球范围内进一步蔓延。(执笔记者:刘健;参与记者:王丽丽、熊茂伶、刘品然、姜俏梅、唐霁、任珂、桂涛、周星竹、李奥、吴丹妮、林朝晖)

经民联立法会议员卢伟国批评,有很多青少年在“限聚令”下在商场非法集结,扰乱治安,强烈谴责纵容暴力的反对派令“本土恐怖主义”出现。

巴西里约热内卢州立大学国际关系系主任毛里西奥·桑托罗认为,一些政客对中国发出挑衅言论,企图将自身应对疫情犯下的错误转嫁到中国身上。这些言论违背道德,必须予以回击。

古巴政治评论家利斯·奥利瓦说,美国一些政客的说法显然是撒谎,因为中国从一开始就一直在与国际社会分享有关新冠疫情的宝贵数据。出于国内政治算计,美国政府试图将其应对国内疫情不力归咎于其他国家。

专家学者们认为,新冠疫情发生以来,中国政府及时向世界卫生组织以及包括美国在内的有关国家和地区通报疫情信息,积极开展国际防控合作。美国一些政客肆意抹黑诋毁中国,是为了推卸自身抗疫不力之责。

丘萨克表示,目前美国应该做的不是让这些“愚蠢”的政客去攻击别人,而是与中国和整个国际社会共同努力、协调合作。

美国智库凯托学会高级研究员道格·班多在《美国保守派》杂志网站撰文说,美国政府在全球范围内干预选举、策动政变、侵略制裁,美国还为了自己的利益误导和抛弃盟友。如果所有被美国伤害的人都起诉美国,赔偿金的数目将难以想象。

Categories: yabo.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