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降价就解约,并要求业主赔偿改造房子所需的装修费用

长租公寓平台“逼迫”业主降价惹争议

盘古智库高级研究员江瀚对记者表示,面对租房市场的困局,各方都面临着巨大的压力。房东面临着日常生活成本增加、租房难度增大的压力;长租公寓平台面临着客源减少、房租下降的成本重压;租客面临着收入降低的压力。当前,租房市场的困局其实不是任何一方能够解决的,更多的是需要理解和谅解。建议先通过协商来解决纠纷,共同渡过当前的难关。如果协商不成,建议走法律渠道解决问题。

“自如提供的是房屋托管服务,理应自负盈亏。现在亏损却让房东分担,这是什么道理?而且合同上也没有‘调整租金’这一项,凭什么要求我们降租呢?”白女士不解地说。

正是因为没法单方面降租,所以一些平台以解约并索要装修费的方式迫使业主同意。那么,自如与业主签订的合同中关于装修费用的条款合理吗?

白女士的遭遇并非个例。受疫情影响,北京房屋租赁市场交易冷淡、租金下滑,近期,不少业主收到自如等长租公寓平台的降价要求,下降幅度在数百元到上千元不等。

近日,家住北京昌平区的白女士有点郁闷。两年前,她将自己的房子委托给自如对外出租,但从今年6月中旬开始,她就频繁接到自如的电话,对方要她把月租由原来的6700元降为5800元,并称“不降价就解约”。

除了北京的程先生和白女士外,杭州的自如业主林先生也接到要求降租的电话。因为合同还有2个月到期,他不想在此事上耗费太多精力,于是同意了降价。

记者注意到,自如与一位业主签订的合同中写道:合同提前解除,甲方(业主)均应向乙方(自如)支付装修及新配置设施的损失费。鉴于乙方合作的装修、新配置设备供应商的费用结算、票据开具的特点,决定乙方无法为本合同项下标的资产装修及新配置设施提供额外单独的票据。因此,双方在此认可,本合同第3条下涉及费用的具体金额以乙方提供的相关数据为准。

关于装修费用条款,大部分受访业主均表示,没有格外留意。张先生坦言:“签约的时候,没有注意到装修费用赔偿的条款。”

“如果合同上没有约定调整租金,合同期内,长租公寓平台没有理由单方面要求业主降低租金。”北京市汇佳律师事务所主任邱宝昌对记者说。

疫情防控进入常态化的新阶段,这提醒各地区各部门,既要绷紧“常备不懈”这根弦,更需结合疫情实际动态调整防疫措施。要按照中央统一部署安排,做好常态化疫情防控工作,切实提高社会治理现代化水平,切忌用一些不合理、不规范的“土政策”为正常复工复产、人员有序流动设限。

和白女士一样,把房子委托给我爱我家的业主程先生最近也接到了降租通知,不过对方是通过微信语音而非电话的方式。“管家在微信上跟我说房租每月降500元,连降12个月,连个书面通知都没有。”程先生向记者说道。

在记者采访的业主里,一些业主选择“妥协”,同意降价。但也有很多业主表示不接受降租,而不降租要承担的后果也大致一样。

科学防疫,贵在精准施策。实事求是地调整防疫措施,才能最大限度地降低社会成本,尽快恢复正常的社会生产生活秩序。正如国家卫健委疾病预防控制专家委员会专家吴浩所言,“精准的目的在于尽可能减少不必要的、因过度防疫带来的生活不便和对经济的冲击。”

7月4日下午,家住北京的自如业主张先生对记者表示,近期一直接到自如要求降低房租的电话,被告知如果不降价自如就会单方面解约,业主需赔偿自如改造房子所支付的装修费用。

要么减租,要么解约赔装修费

业主被要求降价,不降价就解约

早在今年3月10日,白女士就接到号称自如资产处置部的降租电话,当时她明确表示不同意不协商。然而近半月以来,自如的降租电话越打越频繁。电话里,对方以“疫情影响,造成公司收益下降”为由,要求她降低房租至5800元。如果不同意降价就强制解约,并且索要装修损失费1万多元。

“又不是我提出解约,是自如要解约。我得不到赔偿,怎么反而还要去赔偿装修款?”张先生说。像张先生这样被要求赔装修费的业主不在少数。

对此,有律师表示,签合同时不看清楚是业主自身的责任,如果合同内有装修费用赔偿的条款,除非该条款不合理,否则要按双方约定执行。但也有律师表示,自如与业主签订的合同涉及霸王条款,显失公平,损害了业主的合法权益。

时值开学季,让我们一同重温总书记关于教育扶贫的殷殷嘱托和深切期望,感受做好扶贫工作的坚定力量。

一些地方担心疫情反弹、担心输入性病例,这样的想法不难理解,但过度担心确实没有必要,也与当前常态化疫情防控的现实不符。擅自出台“土政策”,显著地增加了人员有序流动的难度,暴露了部分地区缺乏“全国一盘棋”的大局意识,也充分说明部分地方政府治理能力存在明显短板。

(本报评论员刘晶瑶)

2018年5月,白女士将一套位于北京昌平区的两居室托管给自如,并与其签订了3年的托管协议,当时协议的房租为6700元/月。

过去几个月的疫情防控经验,充分证明了大数据精准防控的可行性、便捷性。有各种大数据利器不用,粗暴地给来自北京的人员打上“危险”标签,看似在严防死守,实质上却是不担当、不作为,任由“土政策”给人员正常流动设卡,任由懒政惰政为经济秩序恢复设限。

建议通过协商来解决纠纷

(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网)

此前,国务院应对新冠肺炎疫情联防联控机制综合组曾下发通知,明确各地要按照依法、科学、精准防控要求,规范人员健康管理措施。任何在常态化防控措施之外附加的不合理限制,都必须立即予以纠正;对造成恶劣影响的典型案例,要坚决依法查处并通过媒体曝光。这是对“一刀切”式懒政亮剑,也是对各地精准战“疫”提出的新要求。

2019年底,全国832个国家级贫困县义务教育阶段辍学学生人数已由台账建立之初的29万减少至2.3万,其中建档立卡家庭贫困学生人数由15万减少至0.6万。全国99.8%的义务教育学校(含教学点)办学条件达到“20条底线”要求……贫困地区义务教育学校办学条件已有显著改善,这也意味着通过教育扶贫,越来越多的贫困学子能够顺利完成学业。

习近平总书记曾在多个场合强调教育扶贫的重要意义,希望通过教育让同学们认识到造成贫困的原因,找到解决贫困的办法,从而“立鸿鹄志,做奋斗者”,以实际行动证明自己“不愧为大有希望、大有作为的一代”。